家裡電視有莫名的電影台可以看,就有機會看到莫名的好電影。昨天重看一次【飲食男女】,今天又看到【Tony Takitani: 東尼瀧谷】。

東尼瀧谷的父親,Shozaburo Takitani,是個吹伸縮號的爵士樂手,二次世界大戰之前去了上海,在十里洋場的爵士酒吧裡自顧自的吹奏著伸縮喇叭,他既不關心這所謂的世界大戰,更不是什麼厲害的間諜,他只是個恰巧活在戰火蔓延下中國的日本人。Shozaburo 在戰爭爆發後被關進監獄,而他是能活著走出監獄僅存兩人的其中之一。回到日本後,過了幾年遊蕩的生活,最後娶了一個遠房的親戚當老婆。老婆懷孕生下孩子三天後就去世了, Shozaburo 一個美國將軍朋友建議「不如你就把這個孩子取跟我一樣的名字吧。」所以東尼瀧谷雖然是一個在日本出生,裡裡外外百分之百的日本人,卻有著一個英文名字 - Tony。

一個活在戰敗後日本的孩子,居然有一個英文名字,想當然爾不會太受歡迎,加上父親總是在外地公演,東尼被迫(或者該說天生)習慣一個人孤獨的生活。
他孤獨的長大,成為一個有自己工作室的插畫家,不跟人做必要性以外的接觸,一直到他認識了一個女孩,一個他這樣形容的女孩:
“I've never met anyone who inhabits their clothes with such obvious relish as you.”

(以下不再介紹故事情節,想知道更詳細的資料可以去http://www.tonytakitani.com/)

電視的影片簡介是這樣的:
“導演已如夢似幻的拍攝手法,描述一個奇怪的男人,孤獨的長大,一直到他遇到並迷戀了一個有嚴重購物癖的女人,故事由此展開…”

基於這個簡介,我一直以為我在看的是一部血腥變態殺人電影,猜想男人最後應該會發狂殺掉這個為了買衣服而敗光他錢的女人,這絕對是被老婆壓榨的可憐男導演/編劇,變相的一種復仇方式。

其實只是我想太多了。看了十分鐘就覺得這應該不會是一部血腥殺人電影。

電影色調冷冽,大量旁白先由第三人開始敘述,一直到最後一兩句話時則由影中主角承續,對著鏡頭完成整段話。大部分的佈景深度都很淺,運鏡採用由左到右連續捲軸式不間斷緩慢移動。我在看時一直在想這個導演應該是搞舞台劇出身的吧~看起來好像舞台劇一幕一幕又一幕的。看完之後上網找了資料才發現原來這部電影是改編村上春樹「萊辛頓的幽靈」其中的同名短篇 - 東尼瀧谷。於是才了解導演為什麼要選擇這種捲軸式的拍法,這就跟翻書的感覺一樣嘛!一頁一頁又一頁的~

我曾經沈迷村上春樹一陣子,一直到後來總覺得他寫來寫去都是一個樣,冷飯熱炒。反正就是一個人在家煮義大利麵,喝咖啡、牛奶、啤酒、紅酒,餵貓,聽爵士樂,抽煙,游泳、慢跑,跟女人睡覺,路上碰到很久以前認識的人,聽那些人講些奇怪的故事,聽完也就聽完了。他筆下的人物做的事,幾乎都是可以獨立完成的,偶而人物有所交集,也都只是剛好遇到,下一秒某位人物消失,主角也不會花太多力氣去把他們找回來,最多只是恰巧看到聽到聞到什麼、勾起回憶五秒罷了。

反正孤寂感是整個浸到骨子裡去就是了,但是雖然如此,這些人物對孤單這件事,卻往往抱持著,喔~如果事情是這樣就這樣的心情。

我小時候可能想一個人在家喝紅酒、煮義大利麵、養貓很讚,所以才愛讀村上,對那種深層的孤獨,是無法體會的。
後來不是一個人,所以不讀村上。
現在一個人在家喝茶、煮義大利麵、養貓,卻不必讀村上了。那種滲進血裡的孤寂,不需要想像,是這樣就這樣吧~

人生的荒涼是沒有道理的,當你開始問「為什麼會這樣」時,就著了它的道了。
「非不見真如,而能了諸行,皆如幻事等,雖有而非真」

片子本身真還有村上的味道,可惜我不喜歡他改編的結尾。
怎麼樣都還是應該保存小說中「東尼瀧谷這回真的變成孤伶伶孑然一身了。」的結局,比較對我的味。導演 市川準,畢竟還是個入世較深的傢伙。




創作者介紹

三十而立@#@$@$!@

picowaw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22
  • 這是我寫過你應該也看過的...
    "有關村上春樹"

    寫一個大家都知道的作者可能比較有共鳴
    要不然寫個莫名非洲作家應該沒有人會理我
    (我好像也沒認識非洲作家就是了)

    Haruki Murakami
    可能有十多年了吧....
    當時看的第一本並不是當時熱門的100%女孩
    也不是挪威的森林
    而是1973的彈珠玩具
    剛好的是....當時自己也沉迷在同樣的遊戲機中.

    村上書中主角的總成
    都差不多一個模樣....形上學且虛無縹緲
    一切都淡淡的背後卻莫名隱含好像有很了不得的東西
    每天早上做沙拉煮味增湯
    餵貓喝啤酒聽爵士想想自己跟院子裡那口井的關聯
    在家做些翻譯文字工作然後下午去公園散步
    晚上去酒吧找老鼠喝威士忌聊聊羊男最近好不好
    回到家就有莫名雙胞胎跑來一起住

    當時覺得這才是生活呀!

    著實沉迷在村上的世界中一陣子
    每一本都反覆閱讀
    最愛"世界末日與冷酷異境"
    一開頭的電梯中左右腦分開思考計算左右口袋中的零錢
    完完全全打動了我
    因為我"自以為"也是那樣可以把思緒清楚切割的人..

    只能說年輕不懂事吧...
    自以為那樣的簡單清淡會是自己的依歸

    人長越大所受到的現實壓迫會越多
    而我很幸運的承受了一些別人沒有的辛苦
    (我把一輩子過很順遂有人打理沒有現實煩惱這件事情稱之為不幸,因為這樣是不會長大的)

    就如同村上先生書中一樣
    有一天我醒過來
    莫名的
    所謂村上的世界就這樣離我遠去了
    一絲絲都不剩
    就像沒有發生過的一樣

    我開始想
    或許村上先生的實際日子並不是像他書中所描述
    那一切只是他的小說
    實際上可能是早上起床趕稿被編輯催的要死
    日夜顛倒還要喝酒應酬玩女人之類的...
    當然...
    那只是給自己一個理由離開村上的世界罷了!

  • 是離開村上的世界,還是反正已經住在裡面了?

    picowawa 於 2008/01/08 00:25 回覆

  • yuhsinhsin
  • 女人要回台灣啦

    好耶~又有人要回來看我這隻獅子啦...
    呵呵 見面是一定要的啦!到時要狠狠的擁抱一下囉~
    哇..真快!我們都離開Iowa好段時間了,希望大夥過的都很好,到時可以
    面對面聊天,當然是比MSN和看Blog痛快得多...嘿嘿!!希望三月趕快
    到,想你喔~
  • 這禮拜要訂機票了,確定時間再告訴妳

    picowawa 於 2008/01/08 00:27 回覆

  • be
  • 看來很多人都曾經在不同時期迷村上春樹
    我則是在當兵時看最多
    也許那時最閒吧
    村上勾起我在船艙裡就著紅色的燈光看小說的日子
    這些小說早已忘記
    剩下的只有紅色的燈光在記憶深處
  • 嘿嘿~
    紅色的燈光在記憶深處...

    不錯耶~
    我幾乎可以聞到海跟燃料混在一起的味道了

    picowawa 於 2008/01/08 00:3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