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關於一些事 (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我有一張娃娃臉。
娃娃臉並不等同於可愛,我跟楊丞琳絕對沒有血緣關係,我只是長得很“小朋友“罷了。什麼叫長得很小朋友?就是一副很好欺負、沒主見、只會牽著媽媽的裙擺到處趴趴走,萬一走失,就一屁股倒在地上蹬著腳大哭吵鬧的欠揍小孩樣。

一直到高中跟家人出去吃飯,尤其是西餐廳,我都還必須忍受大人與小孩子訂定的不平等條約、接受次等公民的待遇。
待遇如下:
1. 不給我菜單。(我看起來不識字啊?)
2. 給我兒童餐的菜單。 (你怎麼知道我最喜歡吃有插小旗子的漢堡和假扮成章魚的小熱狗?)
3. 不直接問我要點什麼,而是很客氣的問我媽「那小朋友要吃什麼?」(媽的,我已經念高中了耶!)

大學去百貨公司買內衣,當以幫客人喬奶為畢生職志的熱血阿姨,不顧我的堅決反對,擠進狹小只有一片薄薄布簾的更衣室,總會用怕別人聽不見的音量說「啊~妹妹發育的很早喔~」。我除了苦笑也只能心裡OS「阿姨,如果現在還沒發育,武則天就是我媽啦!」

picowaw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人生,這個東西之於我而言,
是一種不得不為的無奈。

無論多麼暢快淋漓的感動,
或怎樣錐心刺骨的痛苦
不管事業有多高的成就,
或存款簿上的數字後面有多少個零
終究都會變成過盡千帆皆不是的蒼涼

到最後損益打平
人人塵歸塵、土歸土
一切化作黃粱一夢罷了

picowaw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不想在這裡談論台灣政治,因為我認為不住台灣的人沒資格在那裡扯著喉嚨表態。不管要獨要統是藍是綠都有淪為「隔岸觀火」」「黃鶴樓上看翻船」之嫌,所以這篇絕對不是要討論台灣該不該加入聯合國這個問題。

我只是想知道"UN FOR TAIWAN”到底是哪一個笨蛋想出來的勞什子英文??
你去問一百個英語系國家的人,沒有半個會想到那是「台灣要加入聯合國」的意思。
一半的人會說「聯合國給台灣??」
一半的人會說「聯合國支持台灣??支持什麼?」
據我今天在辦公室隨機抽樣調查美國人的結果,大家都很坦白的說「看不懂」

picowaw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現在是星期五晚上耶,妳為什麼在家?」
「今天星期六,妳怎麼沒出去?」
「最近認識什麼帥哥?」
「最近有什麼艷遇?」
「最近踐踏了多少純情少男的心?」

這些就是我平常打開MSN時朋友對我的問候語

從很久以前我就被貼上“遊戲人間,玩弄別人感情“的標籤
好像我是靠著吸取純情少男破碎心中的養份長大一樣
那個穿著緊身黑色皮衣站在男人屍骨堆成的山上放聲大笑的女人就是我

picowaw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我是個記憶力很差的人
這件事
讓我吃過幾次悶虧
 
有一次跟某任男友回憶剛開始交往時的片段
我心直口快,口無遮攔的說「對啊,那次你說….. 我超感動的~
話都還沒講完,就看旁邊男人臉色一沉「我沒說過那些話,到底是誰跟你說的??!!!
………~
老實講,我也不記得是誰說的,要是記得,還可以據理力爭「明明你說的,是你自己不記得」
實在沒把握是不是自己捅了個張冠李戴的簍子
所以只能無力的小聲辯解「啊? 不是你啊?
總而言之,本來以甜蜜開始的一段對話,最後以一個人氣沖沖的奪門而出作為結束
 
這都怪我那不爭氣的腦子
 

picowaw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我不是個有寫日記習慣的人
說這句話並不表示我十幾歲時書桌抽屜打開裡面沒有封面是幾朵花
花上印了一排"you are my everything"英文字, 旁邊還附著一把金色小鎖的日記本
恰恰相反, 我不但有, 而且你可能可以找到個三四五本
不知道老媽有沒有曾經費盡心力, 偷偷用黑色小髮夾把它們打開來看過
如果有, 她一定很失望, 因為那一本少說有一百頁的日記本, 裡面有我的字跡的, 不會超過兩頁
那為什麼會有這麼多本, 應該是從小就練習敗家, 淨買些無用之物的成果吧

其實把它們從文具店架子上拿起來時, 我一定會發誓
"從今天起, 從今天起就會每天寫了"

picowaw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