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個有寫日記習慣的人
說這句話並不表示我十幾歲時書桌抽屜打開裡面沒有封面是幾朵花
花上印了一排"you are my everything"英文字, 旁邊還附著一把金色小鎖的日記本
恰恰相反, 我不但有, 而且你可能可以找到個三四五本
不知道老媽有沒有曾經費盡心力, 偷偷用黑色小髮夾把它們打開來看過
如果有, 她一定很失望, 因為那一本少說有一百頁的日記本, 裡面有我的字跡的, 不會超過兩頁
那為什麼會有這麼多本, 應該是從小就練習敗家, 淨買些無用之物的成果吧

其實把它們從文具店架子上拿起來時, 我一定會發誓
"從今天起, 從今天起就會每天寫了"
血淋淋的事實是, 這永遠是個有今天, 沒明天的無間輪迴

不寫日記倒不是為了怕我媽真有怪盜基德的本領,可以神不知鬼不覺偷看到諸如

"某年某月某日天氣晴
親愛的日記:

今天下午五點五十六分二十三秒, 在校車停車場, 兩輛校車的陰影中, 他吻了我"

之類的記載
反正平時收到情書也是正大光明的放在外面, 我媽要看, 早也看了
記得兩年前我家重新翻修, 老媽決定正式把我的房間當成儲藏室, 她還打電話來
"我說你那箱情書啊, 是要留, 還是可以丟掉啊?"
我當然說不准丟, 萬一以後人老珠黃, 老得不像樣, 至少還有這一箱可用來聊以自慰的紀錄

這扯遠了
不寫日記, 也不是我不愛亂寫亂畫
但我寫在課本空白處, 撕的七零八落的計算紙中,
寫在容易翻閱, 隨手可丟的東西上
每過一陣就把它們都清了, 不留下什麼痕跡
但就是沒辦法寫在一本鄭而重之上了鎖的日記本裡
一上鎖
文字就沉重了起來
就是一個煞有其事的存在
就成了一個丟不掉的證據

我非常討厭證據

沒證據, 任你呼天搶地, 指媽哭爸的控訴
我也只需說
"有嗎? 亂講的吧! 你記錯了, 沒這回事"
這控訴最多也只能是件懸案

一旦有證據, 白紙黑字的
就像在警局被白光照眼, 探長凶狠的說
"還想狡辯, 妳鞋底嵌著的小石頭, 方圓百里, 只有案發現場才有, 妳敢說妳沒去過那裡"
這種時候, 唯一的存活之道也只能大喊
"是, 人是我殺的, 因為老是有個聲音在我耳邊說, 殺了他, 殺了他"
"什麼? 對啊, 有個聲音叫我做的"
"你說我是神經病? 對啊對啊"
"我是瘋的, 我是瘋的, 不能怪我, 我是瘋的"

這小故事帶給我們的大啟示就是

"做事不要留下證據"


...所以我不寫日記...

寫部落格這件事, 是完全在根本上違背了我奉行多年做事不留證據的原則
當初的心情是想, 反正寫, 也沒人知道我是誰, 就當是丟在網路這個巨大的垃圾筒理, 也算是死無對證
可人賤吧! 寫了就想有人看, 開始昭告親友, 現在簡直是自己挖個洞往裡跳的心情

朋友們, 要是有機會見面, 你們硬要提
"ㄟ, 妳現在對某件事的講法是如此, 妳在部落格上可不是這樣寫的..."
那我也只好大喊
"我是瘋的, 我是瘋的, 不能怪我, 我是瘋的"



創作者介紹

三十而立@#@$@$!@

picowaw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留言列表 (7)

發表留言
  • Grace M Chang
  • don&#039;t know if you remember that you&#039;ve written a "diary book" as my birthday gift 1 <br />
    year... well, i&#039;ve kept it for many years, it&#039;s still "somewhere" in my bookshelf... <br />
    hehe...
  • picowawa
  • haaa, i don&#039;t remember~<br />
    well, see, as long as i don&#039;t keep them, i consider them gone~<br />
    this doesn&#039;t mean you should throw it away...
  • ShuTing
  • Hi Debbie:
    謝謝妳在部落格上與我分享妳的生活點滴.
    我覺得寫日記與寫部落格的意義不一樣. 雖然這兩樣都是記錄生活所發生的事, 但是跟日記不同的是, 部落格可以跟朋友們分享及心得交換. 尤其是當與朋友處在不同的地方時, 寫寫部落格可以縮短跟在他鄉朋友的距離也可以順便發洩一下心中的情緒. 不過讓我訝異的是, 原來妳這個ABC也會寫中文呀... :P
    就請妳再多寫一些搞笑/感性/溫馨的文章吧!! 我拭目以待喲~~
  • haaa, yah, you can say i am a ABC...
    glad you like it. Come back more~~

    picowawa 於 2007/09/26 22:39 回覆

  • AP
  • no paper trail......

    Yah, I agree. I hate to leave evidence so I do not write that much, plus I have a bad memory, and I am not very sensitive. But it seems like now people can deny whatever they did, said or wrote even they left plenty of evidence of what they did. So I guess in this age as long as you can convince people that you were crazy when you did something then you will be ok. :P
  • 哈,記憶力不好嗎?
    請讀延伸閱讀
    "關於記憶這件事"

    picowawa 於 2007/09/28 06:15 回覆

  • 小小規
  • 日記=證據,讚!有同感!

    看到這篇,真是笑死我了...XD
    第一次遇到和我同樣認為日記=證據的人,好讚啊!我也是個日記有二、三本但寫不到五天的人,買日記,也純粹是因為那本看起來很美才買的。
    我很難長話短說,所以往往寫一天就是幾百字,很累,故很難持久...(^////^)
    有次交了個男朋友,寫了二天他對我多好多好,後來又寫二天他對我不好不好,換男朋友之後全翻出來撕了燒掉,就怕被新男友拿來做文章...sr囧
    以前架網站放到自己的照片還用黑框遮起來,像社會版新聞一樣,就怕被知道是我或招來爛桃花,現在已經人老珠黃,不用怕了...丂丂
  • 哈哈
    我都直接整本丟掉
    這樣毀滅的比較徹底
    :)

    picowawa 於 2007/09/29 12:40 回覆

  • 小小規
  • 丟了不等於毀屍滅跡啊!

    我都很怕會被資源回收的人拿走,這樣就有公諸於世的風險!記得有次有人亂丟垃圾,警方在垃圾袋裡找到那個人的帳單一張,有他的名字,所以罰單就開給他。
    無論丟垃圾也好,扔文件也罷,我一定全部撕得碎碎的,我朋友都說我有被害妄想症...我想也是...囧
  • 對耶
    完全沒有考慮過這檔子事
    不過我每天的垃圾中都有凝結的貓沙與貓便
    希望這樣會遏阻別人翻閱家裏廢棄物的衝動

    picowawa 於 2007/09/30 02:45 回覆

  • Creme Brulee
  • 記不記得我們高中時超愛傳紙條,軍訓課跟綠還有蛋頭傳超多的紙條,我保留了一些,其他的有暗戀男生的名字如小XO(記得是誰吧?),J (周XX)的都被我丟了,因為怕被我媽看到,現在真後悔丟了那些。
    愛莉今天還跟我提國中時你跟蛋頭寫小說的事,言情小說寫到後來變成黃色小說,我們這些讀者還鼓掌叫好稱讚你跟蛋頭簡直是天才。
  • 那不是黃色小說
    那叫羅曼史好嗎?

    picowawa 於 2007/10/22 11:4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