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下了入冬來的第一場雪。



來美國後住的都是些「四季分明」的地方。請不要美化「四季分明」這句話,因為這只是意謂著夏天熱的要死,冬天冷的要死,春天、秋天雖然舒服,但是短的要死。我以前住的城市是美國油漆公司測試產品的地方,如果他家的油漆可以抵抗那裡的酷暑與嚴寒,那麼不論油漆要賣到非洲或北極都沒問題。曾經有一年十一月下了第一場雪之後,雪終於融化再看到地面這個東西,已經是隔年四月的事了。每年看這麼多雪,當我看到合歡山下雪大家都爭先恐後的往輪胎上捆鐵鍊塞車去山上堆個迷你雪人,會覺得真是無所謂時,你也不能怪我吧~

住在亞熱帶的人通常對雪這個東西抱持著非常浪漫的憧憬,覺得與相愛的人在雪中牽手漫步,路燈微微的光照著兩個人,在地上拖出長長的一道影子,可能是世界上最 romantic 的一件事。哈哈哈,屎,會覺得這樣很浪漫的人,一定都是觀光客。如果你有在雪中開車打滑,當街演出連續三個360度迴轉,從內車道滑到對面內車道,再滑回自己外車道的經歷。包准你看到下雪第一個打從心底冒出來的字就是「塞!」。雖然那次打滑很驚險,倒是人車都毫髮無傷。多虧了路夠大條,車也夠少。一切從發生到結束大概五秒鐘,我根本來不及害怕,反而是開車跟在我後面的朋友壽命被嚇少了十年。我想那個州人煙稀少是有道理的,人一多,車一多,一半的人都撞死了。

除了開車危險,下雪的冬天也是個根本美不起來的季節。雪一下,請自動與帥氣細高跟馬靴、裙子、或任何淺色衣物說「再見~」,而跟平底鞋,破爛牛仔褲、穿起來馬上變一隻熊的雪衣說「嗨!」。當然你可以不信邪,硬要穿高跟鞋,打扮的漂漂亮亮上街。如果結果是在路上摔個狗吃屎,屁股裂成兩半,痛到連從椅子上爬起來都要三分鐘,晚上睡覺不能躺平,只能坐在堆了一堆棉被的椅子上睡,衣服被路邊車子飛馳過濺起的黑泥印上難以磨滅的新花樣時,不要怪我沒警告你,畢竟這些都是出自於我這個每個冬天都至少摔倒一次之人的切身之痛。如果家裡沒車庫,早上趕上班發現車被雪整個埋起來,那種心情也是「怎一個幹字了得」。

梁靜茹有一首歌《我喜歡》,一開頭就唱:
「看藍藍的天空 下綿綿的白雪 停在你臉上
愛在巴黎的賽納河畔上面眺望 趕不上的玻璃船」
我跟你保證這個寫歌詞的人沒看過下雪。

下雪時的天一定是灰色的,下完當然可能有藍天,但正在下時,天是灰色的。根本不可能會有藍天下白雪這種事。

好啦~我必須承認下雪是有美好的一面。有一次我天還沒亮就起床,出去屋外走走。

沒有車、沒有人、早起的動物沒醒、晚睡的動物已經就寢,只有一盞路燈亮著。

天,下著雪。無風,雪輕輕柔柔的往下落。
四周一點雜聲都沒有,只聽到雪落到地上的沙沙聲。

那一刻,真的美。

我是很喜歡有個白色聖誕節的,總覺得那才像聖誕節。如果可以如我願的話,最好24日下雪,26日就春天開始。Well…反正不可能。

待會兒半夜去外面走走吧~



picowaw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Rdream
  • Happy Holidays

    Happy Holidays Sis...

    Yes...I dunt like Snow at all..except...I can see it thru window and I am inside..haa..n especially when u talked about the falling by walking on the snowing day...haaa..i had that b4,too..hee..anyway..Happy Holiday o!!
  • Happy Holidays to you too sis~

    picowawa 於 2007/12/10 10:34 回覆

  • be
  • 原來雪一點也不浪漫
    就像沒去過泰姬瑪哈陵以為那是個浪漫的地方,
    結果完全不是那回事, 到處都臭臭的
  • 泰姬馬哈陵可是我此生一定要去的地方之一,你說臭臭的,我還是很想去。
    紐約也臭臭的啊~

    哈哈

    picowawa 於 2007/12/19 09:4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