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712 (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家裡電視有莫名的電影台可以看,就有機會看到莫名的好電影。昨天重看一次【飲食男女】,今天又看到【Tony Takitani: 東尼瀧谷】。

東尼瀧谷的父親,Shozaburo Takitani,是個吹伸縮號的爵士樂手,二次世界大戰之前去了上海,在十里洋場的爵士酒吧裡自顧自的吹奏著伸縮喇叭,他既不關心這所謂的世界大戰,更不是什麼厲害的間諜,他只是個恰巧活在戰火蔓延下中國的日本人。Shozaburo 在戰爭爆發後被關進監獄,而他是能活著走出監獄僅存兩人的其中之一。回到日本後,過了幾年遊蕩的生活,最後娶了一個遠房的親戚當老婆。老婆懷孕生下孩子三天後就去世了, Shozaburo 一個美國將軍朋友建議「不如你就把這個孩子取跟我一樣的名字吧。」所以東尼瀧谷雖然是一個在日本出生,裡裡外外百分之百的日本人,卻有著一個英文名字 - Tony。

一個活在戰敗後日本的孩子,居然有一個英文名字,想當然爾不會太受歡迎,加上父親總是在外地公演,東尼被迫(或者該說天生)習慣一個人孤獨的生活。
他孤獨的長大,成為一個有自己工作室的插畫家,不跟人做必要性以外的接觸,一直到他認識了一個女孩,一個他這樣形容的女孩:
“I've never met anyone who inhabits their clothes with such obvious relish as you.”

picowaw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今天又看到神奇的電影

改編自 Solomon Perel 的自傳,《Europa Europa》描述一個猶太男孩如何在二次世界大戰的烽火中生存下來的經過。本片曾贏得1992年金球獎最佳外語片。

這個猶太男孩出生在德國,所以會講德文,他的姊姊在1938年「水晶玻璃之夜」(Kristallnacht) 事件中去世,而剩下的家人則逃亡到波蘭。在「九月之役」(September Campaign) 波蘭被德國佔領之後,主角和他的哥哥又被送到一個俄國人的孤兒院,在這裡他又學會說俄文。所以基本上他是個會講德文又會講俄文的猶太人。

影片本身拍的如何就不多說了,因為這個故事情節實在太神奇了。

picowaw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不知道有多少人的爺爺到現在還會寫信給你(對,用手寫,放進信封,貼上郵票,郵差先生/小姐送到你家信箱的那種)。

我九十一歲的爺爺還會寫信給我。
說實話,我常常要用猜的,才知道他在寫什麼。那種半文言半白話,又加上一手龍飛鳳舞的草書,每次展信拜讀,跟不小心晃進一個充滿火星文注音文的部落格的感覺一樣… 看不懂。

範例如下:
(當然我爺爺的信是從上到下、由右到左的寫法。跟我們習慣這種沒文化的蟹行文不同。)

picowaw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1. 我辭職了。昨天是那個工作的last day。

2. 我已經找好另外一個工作了。下禮拜一正式first day。

3. 而且為了讓自己在未來的職場中,更有競爭力,我的MBA課程已經開始了。
---------------------------------------------------------------------------------------------

當你看完我的第一個句子,你心裡的疑問是否為「辭職啦?那接下來要做什麼?莫非你也是個吃不了苦的草莓族?」(okay, 我知道,我的年紀已經不能厚著臉皮當草莓族,年過三十的人還使性子辭職,一般人更覺得無法原諒吧?)

那當看完第二個句子,你是否在想「喔~原來已經找好工作了。」

看完第三個句子,你是否覺得「念MBA不一定有用,但妳這個人還有一點上進心,加油吧!」
---------------------------------------------------------------------------------------------

其實… 我只是討厭那個工作所以就辭職了。至於後面兩項是為了合理化此次行動而產生的結果。

我這個人做事是非常橫衝直撞的那一種,「今日事,今日畢。」是我的座右銘。但是這件事做了之後會產生什麼後果,往往不在我考慮的範圍之內。也許可以說這很合乎我射手座的性格。
「做了再說」
反正變化永遠比計畫來的快,所以為什麼要花費珍貴的腦細胞思考,如果我今天這樣做,下個月會發生什麼事?我連明天中午要吃啥都不知道,管你下個月是不是世界末日。我唯一會思考的事只有,我今天想要這個,那我要怎麼做才能得到。

畢業後,我為了一個很神聖的原因…陪伴還在唸書的男人…決定留在那個我已經喊了N年要離開的大學城找工作。命運之神自然有他行事的一套準則,我不知道他是眷顧我,還是愛拿別人的人生當有趣。反正我很快就找到工作,開始朝九晚六了起來。而我居然愛上了這個工作。朝九晚六漸漸變成朝九晚九,週末不花幾小時至少收發一下工作的Email就覺得全身被蟲咬,渾身都不對勁。到連回台灣渡假也乖乖扛著公司電筆,以 “I live to work, not work to live”為畢生職志。我可以臉不紅氣不喘的大聲說 ”i’m lovin’ it” (突然想起好幾個月沒吃麥當勞了~)。

picowaw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3) 人氣()

今天下了入冬來的第一場雪。



來美國後住的都是些「四季分明」的地方。請不要美化「四季分明」這句話,因為這只是意謂著夏天熱的要死,冬天冷的要死,春天、秋天雖然舒服,但是短的要死。我以前住的城市是美國油漆公司測試產品的地方,如果他家的油漆可以抵抗那裡的酷暑與嚴寒,那麼不論油漆要賣到非洲或北極都沒問題。曾經有一年十一月下了第一場雪之後,雪終於融化再看到地面這個東西,已經是隔年四月的事了。每年看這麼多雪,當我看到合歡山下雪大家都爭先恐後的往輪胎上捆鐵鍊塞車去山上堆個迷你雪人,會覺得真是無所謂時,你也不能怪我吧~

住在亞熱帶的人通常對雪這個東西抱持著非常浪漫的憧憬,覺得與相愛的人在雪中牽手漫步,路燈微微的光照著兩個人,在地上拖出長長的一道影子,可能是世界上最 romantic 的一件事。哈哈哈,屎,會覺得這樣很浪漫的人,一定都是觀光客。如果你有在雪中開車打滑,當街演出連續三個360度迴轉,從內車道滑到對面內車道,再滑回自己外車道的經歷。包准你看到下雪第一個打從心底冒出來的字就是「塞!」。雖然那次打滑很驚險,倒是人車都毫髮無傷。多虧了路夠大條,車也夠少。一切從發生到結束大概五秒鐘,我根本來不及害怕,反而是開車跟在我後面的朋友壽命被嚇少了十年。我想那個州人煙稀少是有道理的,人一多,車一多,一半的人都撞死了。

picowaw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最近美國又出了一個不按牌理出牌的Y世代名人, Sean Aiken。

與許許多多的大學畢業生一樣,拿到畢業證書的那一天,也同時是對未來茫然不知所措的開始。「每個人都想要有一番作為,但沒人知道該做什麼樣的工作。」

Sean解決這個問題的辦法是,他要花一年的時間,嘗試各式各樣的工作,最後再決定哪一個最適合他。他一個工作只做一個星期,目標是一年內做五十二個不同的工作。現在已經過了三十六個禮拜,而他做過的工作包括:高空彈跳教練、瑜珈老師、除蟲大隊、股票交易員、和烤蘋果派等等。在目前做過的工作中,他覺得是他真的可以從事的職業有,為癌症研究籌募基金與廣告公司。

你可能要問怎麼可能會找的到那麼多工作,而且老闆怎麼可能同意他只做一個星期。你如果有這個疑慮的話,那就是為什麼他是個名人,而你只能亂找一個工作、每個月領著微薄月薪的最好證明。因為他想得到你想不到,因為他聰明你笨。

picowaw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